•臺南市街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

一百多年來,由於親近的地緣關係與複雜的歷史因緣,在空間與時間的經緯交錯下,臺灣和日本始終維繫著深厚的羈絆。從殖民治理的角度來看,日本曾經在某一段時間軸線上以高壓威權的方式對臺灣造成傷害;而除了政治體制的管控,亦有著政治菁英和知識分子在時代浪潮上的思想拉鋸與迎對、抵抗或接受。但除此之外,鑲嵌在普羅大眾生活常軌中的常民文化元素,例如語言、風俗、食衣住行、流行娛樂……的交互影響,經過歲月的淘洗和孺染,如何一點一滴成為許多人生命記憶和成長經驗的一部分,則可能是我們今日思考、看待臺灣和日本的交流互動更為基本的立足點。繼「看看」、「想想」之後,本區以「戀戀」為主題,嘗試從感性與溫情的角度切入,聚焦於「臺、日的生活交融與情感匯流」,剖析臺灣和日本的文化交流如何深入雙方社會的肌理,又如何以充滿溫度的方式銘刻於生活場域。通過文學書寫、影音媒材、行旅踏察和在地的觀察記錄,請觀眾與我們一同探看在跌宕起伏的時代浪潮中,兩地人民所開鑿的這條情感之河,沿途旖旎的風光景緻。

當前的臺灣和日本在政治上雖無實質的邦交關係,但是彼此懷有強烈的親近與信賴感,則是不爭的事實。此種情感的匯流,既有歷史因緣為後盾,亦奠基於文化、價值觀與生活經驗的浸潤,因而充滿素樸簡單的民間色彩。在「一種名之為思慕微微的情誼」單元,將以知性與感性兼具的方式,展現深受日本流行時尚吸引的「哈日族」、對日本民族性有深刻理解的「知日派」、日治時期在臺出生成長的「灣生」、感謝臺灣捐款救助311 震災的日本人,如何訴說臺日之間的親善、孺慕與相互理解。這些作者,懷著不同的情感與記憶,將伏流於心中的深情蘊藉和鄉愁眷念化為文字, 由此揭示「國民外交」所建立的友好關係,就如同一只繽紛複麗的萬花筒,折射出臺人與日人豐富立體的情感樣貌。

從「哈日病」到「知日派」

1996年,漫畫家阿杏在她的四格漫畫作品〈早安日本〉中首次提出「哈日病」一詞,此後,「哈日」這個語彙便廣為流行,用來形容在生活、娛樂、思想各方面崇拜、嚮往甚至複製日本文化的現象。當然,臺灣對日本這般「情有獨鍾」,並非始自1990年代,而可能早在日治時期便已埋下伏筆。隨著社會局勢的演變,臺灣人在欣羨、憧憬日本文化之餘,亦多所致力於分析、理解日本特有的文化傳統與政經現況,以此做為自我觀照與反思的量尺,從而出現了「了解日本」、「認知日本」的「知日派」。在這裡,以臺灣人的「哈日」與「知日」為思考脈絡,邀請讀者一同審視,對於日本,我們「哈」什麼、又「知」什麼?

「思臺」與「親臺」的想望

富永勝:「臺灣是我永遠無法忘懷、就連作夢時都會浮現的地方。」
竹中信子:「蘇澳是照顧了我們家三代的地方,因此我打從心底對這片土地有說不完的感謝。」──田中實加,《灣生回家》

1895-1946年間出生於臺灣的日本人,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灣生;隨著二戰的結束,他們返回日本,原生成長的臺灣,化身為心中永恆的懸念與鄉愁。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遭遇地震、海嘯侵襲,在這場浩劫中,臺灣人對日本所表現的深切關懷與實際援助,讓日本人強烈感受到「鄰近友人」的情義。從灣生世代到311震災世代,許多日本人在歷史巨輪的帶動下,與臺灣的命運產生深淺程度不一的連結。書寫,承載了他們對臺灣的相思之情,也映現了他們為「認識臺灣」所做的努力。

•田澤文化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