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工友總聯盟成立大會前的車隊遊街照 林文哲家族提供

1895年,臺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在「國號」、年代上,臺灣人民經歷國籍歸屬的變更,從「大清帝國」到「大日本帝國」,臺灣人民站在時代的裂縫上,從語言、日常生活到教育、經濟體系等,進入日本殖民體系所帶來的近代化。

這是所有臺灣人必須面對的變化,從物質生活的改變,到精神上所產生的矛盾、轉變,以致顛覆日常習慣、宗教信仰等。面對臺灣總督府的種種政策,例如「內地延長主義」,其實是內地不延長、同化政策是日臺不同調,臺灣人不得不接受被殖民的事實。1920年代,日本大正時期的知識大爆炸衝擊臺灣的知識分子,揭竿而起的是文學、政治運動,臺灣人民走向蔡培火所說的「臺灣乃帝國的臺灣,同時亦為我等臺灣人之臺灣」,這反映在文學或政治社會的競合場上,臺日之間帶著階級、身份差異,對視彼此腳尖,跳著小步舞曲,步伐有競有合。臺灣作家勇於挑戰,追求新興思潮,而共同生活在這土地上的日本人,也為臺灣文學的發展創發出不同的風景。此區以「想想」為題,呈現臺日文學之間的思潮交會、思想衝突以及運動的競合。

走向普羅、走進民間!
知識分子與大眾聯盟戰線的時代。

1920年代中末期到1930年代初期,文藝大眾化的風潮興起,新一波文學思潮結合了時下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追求者,臺日知識分子再次結盟。
然而文學觀的差異,在臺灣的文壇上產生論爭,進入1937年戰時體制時局,皇民奉公會所舉辦的大東亞文學會議上,發生「糞寫實主義」,延伸出皇民文學的討論,臺日作家有了短暫的交戰火花。面對帝國緊繃的戰爭,作家的書寫也受到限制,部份作家開發了常民生活、民間習俗等題材,《民俗臺灣》即是一個重要的園地,而由臺灣知識分子進行的民間文學的調查工作也在此時期展開。進入戰時體制的文壇,在臺日人持續唯美創作,西川滿的《媽祖》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臺日作家藉由作品從論爭到刻畫臺灣人民的表情,本區以「街頭力量,文學命脈」、「沈寂島嶼,人民表情」作為1930-40年的紀錄。

街頭力量、文學命脈

1920 年代中期至1940 年代,臺灣底層人民面對來自製糖會社、日本人退職官吏、日本企業會社、臺灣人買辦地主階級以及總督府所造成的不公不義,使得普羅大眾走上街頭,農工社會運動團體臺日農工組織跨海團結,抵抗資本主義的剝削。

1943 年間臺灣文壇爆發了糞寫實主義文學論爭, 以西川滿為首的《文藝臺灣》作家將臺籍作家慣用的現實主義輕蔑地冠之以「糞」字,並指稱他們只會描寫家族問題及陋俗,直接點名批判其沒有皇民意識。楊逵等人挺身與全力推動皇民文學的西川滿等人成為論敵,一方面是基於長期以來對日人作家外地文學論與浪漫主義耽美文風的不滿;另一方面乃源於對以文學協力戰爭的極力抗拒。殖民地支配階級與被支配階級在文學與文化基本立場上的相異之處,透過這次的文學論爭清晰可見。

•臺灣民眾黨演講通知 莊明正提供
島嶼圖象,人民表情

所謂的民間文學,可以說是先民所共同感到的情緒,是他們的詩的想像力的總計,也是思惟宇宙萬物的一種答案,同時也就是民眾的思想行動的無形的支配者。
──李獻璋,《臺灣民間文學集》

日本於統治初期以舊慣調查為目的採集臺灣民間歌謠,從《臺灣慣習記事》(1901-1907)到平澤丁東《臺灣の歌謠と名著物語》等持續到戰爭時期尚有臺日合編的《民俗臺灣》,透過整理民間材料,掌握臺灣人民的生活面貌。對於臺灣作家而言,因為關注在土地及人民,所產生的民間文學則反應普羅大眾的共同情感,這是臺灣超越日人在臺採集民間文學的證明,呈現了1930年代的臺灣文學的發展歷程。而投入其中的郭秋生、黃石輝、賴和、莊垂勝等人在報章上提出民間文學蒐集及書寫的重要,到了1936年則有李獻璋集大成的出版《臺灣民間文學集》後,則為臺灣文學的發展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臺南州廳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提供